南京3座文化地标命运不同 文保不能挂羊头卖狗肉

2013-02-18 11:36:17   来源:中国新闻网   0 点击:
城市化,莫把历史制成标本――南京3座文化地标的3种不同命运在城市现代化建设的热潮中,承载着城市文明的地标成了最大受害者,有的被钢筋...
 

城市化,莫把历史制成标本

――南京3座文化地标的3种不同命运

在城市现代化建设的热潮中,承载着城市文明的地标成了最大受害者,有的被钢筋混凝土湮没,有的改头换面成了商业噱头。城市中的文化地标究竟还有多少在发挥“余热”,它们的命运将何去何从?

3座地标,3种命运

在古城江苏南京,有3座文化地标,分别是:隐藏民间600年的明朝瓮堂、幻化为《红楼梦》中“大观园”的江宁织造府、民国鼎盛时期的文化象征――大华大戏院。

关于瓮堂,有个动人的传说。明洪武四年,明太祖朱元璋抽调大量民工修筑城墙,得知民工整日汗流成河,朱元璋决定为民工修建澡堂。瓮堂的瓮形结构很是人性化,不仅能聚气保暖,还能让水珠沿瓮壁留下,不滴到人们身上。美丽的故事口口相传,瓮堂也沿用至今。然而,连日来关于瓮堂要拆除或修建博物馆的消息传遍南京城,祖祖辈辈都在瓮堂洗澡的老南京人心揪成一团,生怕哪天这座古迹湮没在城市建设中。

与瓮堂的平凡亲民不同,江宁织造府则是万众瞩目的宠儿。自1984年考古专家发现其遗址以来,重建江宁织造府的声音便不绝于耳。1992年南京将其列入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斥资7亿元的重建项目确立;2004年,两院院士、建筑大师吴良镛确立复建方案,亲自操刀设计;2009年,江宁织造府再造工程完工,但建成即进入空关期;今年江宁织造府更名为江宁织造博物馆,并于2月7日开馆,春节期间对公众免费开放。至此,这个历时10年、以保护江宁织造府遗址为由的重建工程终于竣工。

相比于这两座文化地标的或拆或重建,大华大戏院安稳不少。1936年总建筑面积2500平方米,能容纳1800余名观众的大华大戏院一建成就吸引众多商贾名流亲临捧场,影院内12根大红柱子尽显恢弘气派,空调、真皮坐椅尽显豪华,开业那天京剧大师梅兰芳现场演出,半个南京城的人跑来一睹风采。到上世纪90年代,戏院因设施陈旧日益衰落,但依然在使用。为恢复其风采,2010年11月,大华大戏院开始修缮,今年5月,这一独具民国风情的影院将重新开放使用。

是保护,还是毁灭

这是个耐人寻味的话题!3座文化地标,有着3种截然不同的命运,无论面临哪种命运,都是为了保护其承载的历史文化。初衷自然是好的,可保护的结果是否顺人心意?

南京市玄武区相关负责人说,目前对于瓮堂的处理,还没有定论,虽然瓮堂所处地段确实属于拆迁范围,但由于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处理方式需要多部门协商。“让瓮堂继续正常营业,才算得上是保护,否则,就是破坏。”76岁的“老南京”潘仁胜说,瓮堂的每块砖、每片瓦都有至少600年的历史,一进瓮堂,漫漫600年的历史变得触手可及。潘仁胜道出了南京人的心声,让瓮堂继续沿用下去才是真正的保护,若要拆除或是改建成博物馆,那就好比是把活历史打死了再制成标本,这是对传统文化的逐渐毁灭,而非保护。

说起对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记者不得不揪心,斥资7亿元、耗时10年重建的江宁织造府是否如愿传承了历史文化?著名红学家、南京大学教授吴新雷认为,重建江宁织造府是件好事。“江宁织造府在历史上意义重大,康熙6次下江南有5次住在里面,曹雪芹出生在这里,《红楼梦》中大观园原型就是江宁织造府。现建成的江宁织造博物馆内有江宁织造史料展、红楼梦文学馆及云锦展,这是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同时馆内的曹雪芹像也代表了后人对这位伟大作家的敬仰和纪念。”

然而,不少人也在质疑,投资7亿元重建的历史文物,究竟是传承文化的载体,还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噱头?近日,一份江宁织造博物馆招商公告在网上悄然传开,公告中“项目定位:红楼文化高端餐饮”格外扎眼,原本就有市民直呼博物馆内有高楼大厦也有园林庭院反而不伦不类,现在高端消费的招牌一打出,市民不得不怀疑,这里商业味儿太浓,完全遮盖了文化气息。

在3座地标中,对于大华大戏院的边保护边利用是唯一让政府、专家和市民都满意的举措。这次修缮将大华大戏院的“前世”和“今生”完美糅合,前厅开辟出电影资料室陈列历史,后面的放映厅则按当下市场需求设置了9个放映厅,1100多个座位。“大华恢复得好啊,在这里能感受到民国风味,不知道有多少员工在这里享受过青春的欢愉。”戏院老员工孙维兴说。

文物保护,不能“挂羊头卖狗肉”

文物古迹、历史文化街区最能体现城市特色和品位,如何保护文物、科学展示文物是城市建设中亟待解决的难题。

长期研究文物保护的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周裕兴认为,原址保护能最大限度避免对文物的伤害,是最好的保护方式。所谓原址保护其实就是在原址上兴建博物馆。周裕兴说,以瓮堂为例,瓮堂规模小,保护得又相对完整,因此很适合建成博物馆加以保护。建成博物馆后,瓮堂会停止运营,其内部设施和整体构造就能避免受损。

而在南京工业大学党委书记王德明教授看来,传下去是一种好的保护。他认为,在瓮堂,人们可以通过洗澡直接感受传统的澡文化,并将这一文化传承下去,这正是当下营业中瓮堂的功劳。同样,如果将来江宁织造博物馆能把南京博大精深的纺织文化推向全国甚至世界,通过馆内的时装发布厅吸引世界眼球,这不仅保护了文物,也发展了产业,一箭双雕,值得提倡。

也有专家认为,文物保护的根本在于产生社会效益,没有惠及民众的文保工作即便做得再好、措施再周密也是失败的。以不破坏文物为前提,合理利用文物、以寓教于乐的方式让老百姓接受文化教育才是文物保护的绝佳方式。

虽然对于文物保护的观点众说纷纭,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文物保护决不能“挂羊头卖狗肉”。周裕兴说,保护应该做到修旧如旧,如果以保护的名义对文物大兴土木,使得文物只剩下一个牌匾、一个躯壳,那么这样的保护其实是对文物不折不扣的破坏。

相关热词搜索:南京 文化 地标

分享到:

上一篇:南京:23位书法名家一起“祈福春天”送春联
下一篇:南京区划调整尘埃落定 江宁成“市中心”

相关商品
德国一战陆军军
价格:0元
子冈款玉牌
价格:40000元
艺虚斋古陶瓷票
价格:0元
清代王石谷山水
价格:0元
香炉
价格:25000元
BY012白料珐琅
价格:0元
出售60年代早期
价格:0元
明式柏木双衣架
价格:0元



Copyright ©2012-2020  秀宝网旗下 江苏古玩网  陇ICP备10200098号  客服热线:400-666-8691  客服邮箱:284223965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