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艺术系统中不存在“输出”的问题

2014-08-18 15:43:36   来源:南京文化   0 点击:
我们在每一个时期来讨论自身问题的时候几乎总去找一个大的坐标系来进行参照,到现在也没有被改变过。这个坐标就是所谓的“西方模式”,
      我们在每一个时期来讨论自身问题的时候几乎总去找一个大的坐标系来进行参照,到现在也没有被改变过。这个坐标就是所谓的“西方模式”,但我们再深入一步来看,到底什么是西方模式呢?是欧洲的?还是英美的?我们真正了解西方吗?
  我感觉现在来讨论“中国输出”的概念有点陈旧,不论是艺术、文化还是其他的文明传播能否采用“输出”这个词,也值得商榷 。
  我们最近在组织、出版一套“当代艺术丛书”,其中有侯瀚如的策展文集,叫做《在中间地带》,内容主要集中介绍他在上世纪1990年代所做的策展工作和理论思考,这个标题,是否也可以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思考问题的角度,就是我们再思考艺术或文化的时候,我们需要讨论的问题或背景,是中国还是西方的?是全球化的艺术还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在“中间地带”里,这些提问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必须从一种日益混杂、交错的全球化中找到一个思考问题的“基点”。如移居巴黎后的中国艺术家黄永砯提到的“以东打西”“以西打东”的概念。
  如果我们认可这个命题所表述的状态是“真实存在”的话,就不存在一个所谓的主、客,绝对二元对立的文化或艺术的关系,也不存在谁向谁“输出”、如何输出的问题。我觉得这也是整体上的中国的当代艺术的问题。我们既然已经认定自己已经参与到了一种全球化的分工与艺术生产之中,那么在这个更大的艺术生态系统中——双年展、博览会、艺术批评等等——我们应该要比“西方”更快地接受这种理论和实践完全打开边界之后的鲜活状态。一切正在发生和变化中。
  如果非要在中国和西方之间划分出一条界限的话,可能会重复走进民族主义的国家概念中。汉斯·贝尔廷曾提出“艺术史的终结”,我们也看到所谓的“历史的终结”和“后革命”等,这表明在我们之前的关于什么是“艺术史”和“历史”的定义,已经被弱化或被质疑了,那我们是否还要采取一种线性的历史观来看待当下的艺术现状呢?对我来说,理论研究应该更注重个体对于当下现场的反应状态,它是非常灵活且没有边界的,身份和界限的转化时时都存在着,包括艺术理论和批评方法的转化等问题,也都是随时随地在转化和被“发明”中的。就像亚洲的很多双年展,最初是会模仿西方的展览制度的,如“国际化”的艺术家参展名单、全球非常流行的概念和主题来策划、组织展览等,但一但落回到本地问题这个基点上,可以看到越来越重视自己的文化背景、艺术创作的命题——到底是传统艺术?什么是当代艺术?传统如何被转化为当代的?或当代本身就包含有传统的基因? 艺术的区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那同时我们是否还需要一种理论的系统?或者说是否必须要有一种理论的系统作为支撑和阐释之后,才能把我们艺术生态和现场的问题讨论清楚呢?

相关热词搜索:艺术系 全球 问题

分享到:

上一篇:艺术电商是空中楼阁吗
下一篇:“结对共建、爱心助学”城乡共育希望之花

相关商品
BY016玻璃内画
价格:0元
黑牡丹
价格:0元
明代翡翠蝉福禄
价格:0元
瓷器
价格:0元
?焱煌轩?老仿阿
价格:380元
清中期五彩花卉
价格:0元
时大彬茶壶
价格:2000000元
赵少昂作品
价格:0元



Copyright ©2012-2020  秀宝网旗下 江苏古玩网  陇ICP备10200098号  客服热线:400-666-8691  客服邮箱:2842239654@qq.com